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兰香屋

四川师大附属圣菲小学2019届3班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 
 

当火锅遇上串串香  

2014-05-09 09:06:44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       火锅起源于重庆码头的纤夫,一天泡在水里辛苦劳作,晚上买不起好肉就整点猪牛“下水”,红海椒暖身,大把花椒祛湿,江边围石炉,吃的是贫寒人家暖暖的人情味。火锅逐渐演变成舌尖上的大众美食:“街头小巷子,开个幺店子;一张方桌子,中间挖洞子;洞里生炉子,炉上摆锅子;锅里熬汤子,食客动筷子;或烫肉片子,或烫菜叶子;吃上一肚子,香你一辈子。”这时火锅已不单是重庆人隔三岔五必吃的食物,更是一张活色生香的城市名片,像火锅一样热情开朗的性格和兼容并包的精神。
       “串串香”最早出现在80年代中期的成都。那时重庆火锅刚进入成都餐饮市场不久,一些城镇待业人员为了生计,就在热闹场所附近摆摊经营“串串香”,人们可以边走边吃。没人能像成都人那样擅长美食DIY,把荤的素的统统往细细的竹签上一穿,然后等待一场赴汤蹈火的美味。
       我原来学校有个朋友圈,大家性情相投,每个周末都聚一起吃喝玩乐,轮流买单,关系非常好。其中最要好的一个“男闺蜜”,大方爽直,经常跟大伙来我家吃粉蒸肥肠、红烧牛肉、墨鱼炖鸡,卤猪尾巴他爱吃最肥的那头。后来他跟随老婆去了成都,生意做很好在成都、昆明都有别墅。每次回老家,很热情地约我们吃饭,但买单时坐在那儿一声不吭,连钱包都不摸一下。我不由想起“橘生淮南则为橘,生于淮北则为枳”的话来。有次实在看不下去直接批评他说:“你是不是学成都人假打了?你年收入几百万,衣锦还乡总不能每次都我们请你吧?”他脸红到耳根很不好意思,连连说:“下次我请哈!以后每次都我请哈!”可惜就再也没有叫我们吃饭了。
       来成都定居2年,”乡音无改鬓毛衰“。一次在小区门口买水果,旁边一老太听我说话后问:你是重庆人哇?我答是。她说:难怪口音那么乡下!我当时气得跟她理论:重庆怎么了?重庆还是直辖市呢!连社保标准都比成都高!听一家长说,自己刚来成都时因为口音问题总被人嘲笑,后来逼自己改了成都口音。我觉得重庆话挺好听的,所以我不改,而且在回击所谓“省城优越感人士”时显得铿锵有力。
进入现在学校工作,认识了一些成都本地老师,慢慢觉得她们挺认真努力的,待人谦和尤其善夸人,注重上下级关系,生活过得很把细。
       如果要作比较,我觉得成都人像上海人,好安逸好面子,比比皆是的豪车、坚挺的奢侈品消费和仅次于北上广的美容院数量;重庆更像广州,从古代起就是条件艰苦的“流放之地”,没有“天府之国”的风调雨顺,世世代代更多的是一颗汗水掰两半的打拼,走路、说话、做事都是快节奏。
       当重庆人来到成都,当火锅遇上串串香,谁也无法剥离那一锅红艳艳的麻辣鲜香。虽然有成见,有误读,相比其他城市而言,成渝两大内陆城市相隔更近联系更紧。08年“5.12”地震,当时我所在的重庆学校给成都周边灾区捐款超过10万元;而就在今天,我成都班上的36个小朋友,给我支教过的一所重庆学校捐了4000多元的书籍和文具,让那些留守儿童也能在书香浸润中快乐成长。
       “成渝一家亲”。正如我跟家长们说的,这个世界有太多现实和冰冷的东西,但只要我们怀一颗善心,尽一己之力去彰显正能量,总会给世界增添一些温暖,人和人的距离就会更亲近。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33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